小说正文

阮乔秦恪小说阅读

阮乔秦恪为主角的小说叫《》,为您提供阮乔秦恪小说阅读,谁知情深几许全文阅读讲的是“喔对了,我在电视上看到秦毓了。你说你哥那么厉害,而你却每天要对着我这个残废虚情假意,是不是很不甘心?”阮乔挑眉戏谑道。

内容精选:

阮乔以为,这辈子她跟秦恪之间只会相杀,不可能相爱。

却没想到,她跟秦毓婚礼那日,秦恪将她绑架了。

早春,天气渐暖。

阮乔望着窗外绿意渐浓的景色,心内却是一片荒凉。

“你说什么,再说一遍!”

秦恪的声音如一把利刃划破这宁静。

他目光锐利,盯着她不放,试图洞穿她的想法。

“我说……我决定放过你了。”

阮乔一改往日的面无表情,噙起一抹笑。

黑色毛衣映衬下苍白的脸,这个笑容,如烂漫的春光破开冬日的阴霾,让他有一瞬间的怔忡。

紧绷的气氛中,她话锋一转,透着冷意嘲讽。

“昨天,又有个护士问我俩是什么关系呢?”

闻言,秦恪眸色一凝。

可阮乔并未接着说下去,而是朝他摊开手臂。

“抱我到床上去好吗?”她冷淡且礼貌。

秦恪动作熟练地将她从轮椅里一把抱起。

俩人湿润的呼吸相抵,肢体摩擦间,可以感受到对方身体的温度。

“如果你的意思是不治了,不行。”

秦恪盯着她的眼,薄唇紧抿。

“治不好了。”阮乔一脸无所谓道。

“治到好为止。”

“秦恪!你给我的钱足够我当一辈子残废了!” 阮乔语气倏冷。

她抬起眼,盯着他继续道。

“放心,我不会再自杀,最重要的是……我不想再见到你这伪善的脸,看了让我很想吐!”

秦恪俊颜如罩寒霜,硬邦邦吐出二字。

“不行。”

阮乔心如被刺了一下,“啪”地一声重响,一耳光打在他脸上。

这个清脆的耳光,让俩人都有短暂的怔愣,秦恪白皙的俊颜上浮现鲜红的巴掌印。

俩人的孽缘结于两年前。

阮乔被车撞了,她醒来后,双腿废了。

连上卫生间,这种身为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,都要依靠别人。

她的尊严,她的人生,一夜间,摧毁殆尽。

她恨,她不懂。

肇事者为什么才关了几天就被放出来,难道有钱有势就可以只手遮天吗?

“好了,这个话题到此为止。今天是你父亲的忌日,一会儿送你过去。”秦恪淡淡道。

阮乔愤恨地瞪着他。

出事之后,她割腕自杀被送去抢救,手术室外,父亲突发心梗,抢救无效。双重打击下,本就纤弱的母亲精神崩溃,住进了疗养院。

原本和美的一家三口,风云突变。

在阮乔内心最阴暗,堕入无尽深渊的时候,秦恪出现了。

他说,不管让他做什么,他不允许她死。

呵呵……

良心不安了吗?

“喔对了,我在电视上看到秦毓了。你说你哥那么厉害,而你却每天要对着我这个残废虚情假意,是不是很不甘心?”阮乔挑眉戏谑道。

对于她的冷嘲热讽,秦恪早习以为常。

手机响了,秦恪接起,说了几句后,脸色变得很难看。

“抱歉,今天不能亲自送你过去。”

阮乔没说什么,反正她一点也不关心他怎么了。

却没想到,是他的哥哥秦毓送她去墓园祭拜。

说起来,秦毓还和她同校过。

当时他就是所有女生心目中的高岭之花。

“乔乔,你先闭眼睡一会儿,我们路上还要花点儿时间。”

秦毓戴着副黑丝眼镜,白衬衫,西装裤,袖口挽起,正在打字回复邮件。

他正参加竞选,想必很忙。

“其实你真没必要陪我来。”阮乔语气无奈。

秦毓柔和的目光投向她,阮乔心一软。

他身上独有的气质,令男人不自觉心悦诚服,女人想飞蛾扑火。

“可你的事情,对我更重要。”

纵使如此暧昧的话,她也只觉他把她当病人看,并不会为这话,而小鹿乱撞。

自从落下残疾,阮乔一直很有自知之明。

从墓园回来。

“饿了吧,医院的菜一定早就吃腻了,我带你去吃点好吃的。”

秦毓唇畔含笑,自然而然地说。

阮乔一怔,因为他的手掌落在她头顶温柔抚摸,而将拒绝的话咽了回去。

身体残废了,她性格不能再孤僻古怪了。

所以即使那些小护士们旁敲侧击向她打听秦恪或者秦毓的事,惹她烦不胜烦,她也耐着性子回答。

司机将轮椅拿出,秦毓将她一把抱起,动作娴熟地将她放进轮椅里。

每回这样,阮乔总有种被当做公主的错觉。

电梯门即将关闭时,穿着黑色镶钻高跟鞋,一条纤细白皙的长腿迈进来。

阮乔视线从下往上,看到一位风情万种的美人。

对方目光盈盈,看到秦毓后,惊喜无比。

美女堪称热情的寒暄,秦毓却是冷淡有礼。

“学长,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?”

徐楚楚毫不掩饰她的恋恋不舍。

秦毓却是委婉地拒绝了。

阮乔回头望去,没错过徐楚楚脸上划过的懊恼和不甘。

“你真的不记得她了吗?她可是校花啊。”她问。

中学时,俩人还传过绯闻。

但是现在看来,显然是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

此刻的阮乔万万没想到的是。

半年后,她成了秦毓的未婚妻,而徐楚楚会跟秦恪交往。


教学教务管理系统 https://www.xiaobaoonline.com/sis

相关阅读